从小就喜欢日本 从小就和她们在一起 现在还喜欢日本 我的她们已经不在了

μ’s 今が最高

我要退坑 尼玛大晚上看μ’s视频哭得跟鬼一样
然后发现b站上水团生放点击量比我繆高那么多
现在的人 喜新厌旧都这么快?
难受得快死 歌也巨毒 听什么都能想到fl
大晚上让不让人睡觉了QAQ

宝哥和张楠夺冠了
在电视机前面哭成狗
他说他没有时间了
运动员能有几个四年
因伤退役的蔡赟应该也会为了这个老搭档
泪流满面吧

这届结束 超级丹和宝哥都会退役了
从我十几岁开始看羽毛球
就记得他们
彩云赴海风 林丹报春来
就像我记忆里的青春时代

完美谢幕
各自安好
祝福

是不是因为是自己的失误
就没有难过的权利?
多轻松阿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反正是你自己造成的
别摆出那种表情

难过都不行吗
我只能笑吗
我存在的价值仅仅是自嘲自贬让你们开心吗
面对别人的冷漠脸
还要装作兴致勃勃地找话题

我知道
不能表现出真实的情绪
惹别人不开心
除非
那个人是真心疼爱你
可惜
除了父母亲人
似乎没有这样的人

獻給不二的友人

天空閃過一道白光 把沒開燈漆黑的臥室照得通亮
然而 只是一瞬 房間又恢復到黑壓壓的樣子
窗簾被卷到了窗戶外
呼呼的風聲震得耳膜都感到疼痛
她疲憊地睜開眼睛 從床上坐起身子 看了看窗外
費力地爬上窗台拉回了窗簾 用帶子綁好
—轟隆隆— 樓下汽車警報器的聲音和雷聲依次傳入耳朵
她目不轉睛盯著外面
隔壁樓的住戶匆忙地收拾著陽台上的衣服
樓上被刮走的襯衫隨著大風在空中轉著圈
天台上植物被吹得東倒西歪
雨 說下就下
迅速在不平整的地上形成深深浅浅的水窪
雨水飄進窗戶 打濕了她半邊身體
冷意就這麼蔓延至全身 手腳冰涼
她抖抖身子 卻沒有接下來的動作
樓下傳來行人的驚呼 匆匆的腳步踩过地面  
黃得發黑的天空 混沌的空氣
小區门口隱隱約約淡藍色的傘面
仿佛能聽見雨水滴落在上面的啪嗒声
傘主人很急切地通往單元房的路上奔跑
她瞇了瞇眼 視線定格在那片霧蒙蒙的藍色
眼眸淺淺的似乎有光華在流轉
當傘面消失在樓道口又沒了光彩

幾分鐘之後
鑰匙孔傳來轉動的聲響
來人推開門收起傘 沒有看見熟悉的拖鞋皺了皺眉
赤腳跑進臥室
—啪—
刺眼的亮光讓她下意識閉上眼睛
是友人 是她用整顆心去守護卻無疾而終的友人
“這麼黑 怎麼不開燈”
“阿阿 在睡覺來著 突然下雨了”
她轉過頭 對著友人傻傻地笑著
濕透了呢
友人轉身進入衛生間 卻在看見周遭景象愣住
隨後又搖搖頭 抽下浴巾回到臥室
她還在笑 只感覺大浴巾溫暖地將自己包裹住
窗戶被拉上 窗外的混亂與寒冷仿佛被隔離
友人的聲音涼涼地響起 帶著些許無可奈何
“不開心?”
“沒有 才睡醒嘛 看窗外入神了而已”
她緊緊裹住浴巾 從窗戶上跳下來
亮晶晶的眸子純淨得沒有一絲雜質
也許那些寂寞 只是自己的幻想吧 友人低下頭
“喝水嗎”她說著往客廳走去
手腕上的阻力 比自己還要冰涼的手指
回頭 友人看著她 眼神堅定
“去把衣服換了 會感冒的”
“一會兒就去 我去喝口水”
“現在就換 我去給你拿水”
她看著固執的她 態度突然就軟下來
“好 我去換”
自己真是沒用 從以前開始就這樣
總是在最後關頭敗下陣來 被友人咬得死死的
這場博弈中從沒有贏過 卻也是輸得心甘情願
從來沒有辦法拒絕不是嗎
就像幾天前友人說 我的伴娘不是只有你嗎
她也只能甜甜地笑著答應 好啊
只是那顆不安的心膨脹到快將自己吞噬
明天 就是婚禮了呢

換好衣服出來
餐廳的桌上放著一杯水
用手握住 不燙不涼 溫度剛剛好
只是淡淡的生薑味兒讓她皺起了眉
剛想放回桌上 就聽見友人的聲音
“聽話 全部喝完 身子太涼了”
她撇撇嘴 露出一個彆扭的笑容
捏著鼻子一口氣全部喝完
往廚房望去
友人已經在里面忙活起來
她看著她 突然說到
“怎麼不穿鞋”
一瞬間又後悔問出這個問題
友人切菜的手頓了一下又恢復平常
“我的 不見了”
她把她的東西都收掉了
像收拾自己的心情一樣
痛苦折磨之後整整齊齊地放進箱子推進床底
一切都了無痕跡
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嗯 就是這樣
“噢 我忘記了 之前家裡太亂我就收拾了一下 想著反正你也不住這裡了 就放在箱子裡了 我去給妳拿好了”
“不用了 妳坐好休息 吃完飯再說”
友人表情有點僵硬 語速比平時快 似乎不想聽她繼續說下去
她看著她 酸澀的情緒蔓延到整個胸腔
呼吸都變得不暢起來 喉嚨又變得乾乾的
明明剛才還喝了整整一杯水
嘶啞的聲音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要穿鞋的 明天就是婚禮 可不能現在感冒了”
她不敢去看友人的樣子 也不敢想象自己此刻的表情
一直以來不都表現得很自然嗎
你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要結婚了 她會很幸福
拉出床底的箱子 又一次次撫摸過友人的東西
眼淚啪嗒啪嗒不停地往下掉
她一隻手捂住嘴 一隻手瘋狂地抹掉淚水
啊啊 不能這樣 明明一切都整理好了
拿出屬於友人的櫻色拖鞋 深呼吸之後走出臥室
放在廚房門口
“放在箱子下面了 找了一會兒 妳穿上哦 我去看電視”
友人只看見放下拖鞋后匆忙離去的身影
“嗯”
這一個字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這幾天都特別困
飯後又懶懶散散躺在床上
電視上超大聲音放在搞笑綜藝
她卻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友人拉開被子躺了進來 雙眼望著天花板 沒有說話
她依舊看著電視 身體卻朝著友人那邊靠
“今天不回去?”
“嗯”
“明天結婚誒 他沒意見嗎?”
“不會 我在妳這裡 很正常”
她把電視聲關小關小再關小 最後索性關掉電視
是很正常呢 畢竟在這之前
我們從沒分開過
從高中到大學再到工作
從老家到A市再到C國
一直一直在一起 只是阿 要到此結束了
她又笑了 好像是想到了此生最幸福的事
聽著友人平穩的呼吸和心跳
睡意很快就席捲全身
殘留的意識聽見自己說
“我喜歡妳呢”
手心被握住 溫柔又溫暖  

“我也是”
“只是來不及了”

(完)
七夕快樂啊 在台灣旅行坐在台鐵上偶然想到的腦洞

四月は君の嘘

你奔跑起来的样子
随意又蛮不讲理地住进了他的心里
鞋都没脱就住进去了

会场的穹顶
悄无声息的观众席
手指渐渐迷失在黑白琴键中
你逆着光的身影
模糊的轮廓
湿润了他的眼眸

呐 说好的一次合奏 不许食言了喔
我可不是骗子 这不是 来了吗

终究只是个谎言
连你的出现 都是个谎言
四月又来了呢 再也没有你的四月

关于有人A
有马公生君 你知道吗
其实阿
我才是扮演了你的友人A
用这样的身份靠近你
就不会被怀疑了吧
就不会被拒绝了吧
毕竟
我没有太多时间了

关于喜欢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当话到嘴边的时候
却化作了一声叹息
可是 小薰 你收到我的讯息了吗
我阿 是个情商为零的傻瓜笨蛋
小薰
我喜欢你
从那个四月就开始了

他注定要在失去中成长
如同
她注定要奔跑起来

(ps:我真的再想听一次合奏 给个双结局会死吗!!😡)

春光无限好 只是死得早


童年 和 春天